满地图寻找的羔羊

叶攻党,主叶喻。
努力填坑中………

一次和基友的脑洞

【叶喻】止战

 

“大家再加把劲儿,别这座城都攻下了,这个小院子攻不下。”叶修照常鼓励着大家。

    这个小镇其实在蓝雨诸多小镇中并不起眼,并不占据什么重要的战略地位。叶修选择这个小镇,在别人眼里是毫无道理的,因为既不起眼,还要越过蓝雨的层层重防。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个小镇虽然看着不占据天堑之利,却有通讯之便,虽然不能通过占据这里来斩断蓝雨的通讯,但是会着实让蓝雨难受一下。

    院子顽强的抗力让叶修震惊了一下,随即判断出来院子里定有一条大鱼。叶修把子弹推上枪膛,率领了几个人钻了进去。

    厉害的几个枪手一解决,这个院子里就如同砧板上的鱼了。叶修率领着小队破势而入,直到攻进一个小屋子。

    屋子里有人。叶修在外面就判断出来了,虽然屋子里没有什么异动,但是叶修多年的突击经验告诉自己,那不是什么普通人,应该是个大人物。

    枪头轻轻撇开门缝,叶修警惕而又小心地走了进去。这里面的人物让他不敢放松,心里把蓝雨称得上号数的人全部数了一遍,判断这屋里的人物到底是谁。

    里面的确坐着一个穿着军官服装的年轻人,比起叶修的警惕,他倒是很轻松地在办公桌上写写画画。

    叶修的进入似乎一点都没有影响他的情绪,年轻人抬头看了叶修一眼,嘴角勾出一丝微笑,又埋头下去,继续他的事情。

    之后,叶修警惕地后退一个身格,一个横踢接后踢,手上枪灵巧地转变方向,枪口抵上了那个刚刚突袭的少年。

    旁边的兵士闻声而动,分分进来,将枪口对向那个少年。

   “叶神且慢。”

    年轻人现在才放下笔来,抬起头,对上叶修的眼睛。嘴唇勾起一抹笑意,似乎自己现在根本没有处于什么危险的境地。

“喻文州。”

    嘴角勾笑,给人以一种温和的感觉,正是喻文州给人的第一印象。

 

没人会怀疑叶修的判断。

    年轻人似乎一点都不震惊自己的身份被人识破,倒是很淡定的看着叶修,挺直的背靠在椅子上,双手交叉。

   “叶神能否放过小卢。”

    是陈述句。喻文州还是保持着淡淡的笑意,似乎他不是叶修的阶下囚,而是一个老友,在和叶修讨论萝卜青菜而已。

小卢自不必问,定是那个被团团围住的少年。

    叶修倒反而来了兴趣。正对着喻文州,坐了下来。

   “可以啊。”叶修斜靠在椅子上,双手在桌上不规则地敲击着,“但是交易,首先东西需要买方中意。”

   “不知,喻队是否能够拿的出?”

    叶修和喻文州曾经是同学,在还没有加入嘉世和蓝雨之时,还是好朋友,他们曾经在一次的军事演习时候,各自当了他们队伍的队长,后来叶修就特别喜欢喻队喻队地叫喻文州。

    “这个够么?”喻文州拿出了他刚才就一直在画的画,画的是一个青年人正在桌子上认真地写着什么。

    那是叶修年轻的模样。

    叶修的确被喻文州此举震惊了一把,喻文州的画作不容易,曾经他笑称,可能只有喻文州的老婆才能得到喻文州的画像。如今竟被自己给得到了…

“喻队这是在贿赂我?”叶修拿着画慢慢品赏着,没想到喻文州观察自己观察得这么仔细,这分明是他大学时候打游戏的画面,虽然只是速写,但是一笔一画简直惟妙惟肖。

“这贿赂分量挺重。行,我认了。”

    但是这不足以动摇他的心。他和喻文州,早就分道扬镳了。不是么?

  “但是……似乎还差点什么?”

  “再加上一个喻文州。”

又一个重磅丢出,喻文州依旧是那副云淡风起的样子,似乎这个条件于他而言并没有什么。

他可是嘉世人恨之入骨的对手啊,一旦落在了嘉世的手里,不脱层皮就不错了。

    喻文州站起来了,俯视着叶修,脸上的微笑仍然浮现着,但是叶修知道,喻文州其实已经没有那么冷静了。但是,他今日的目的其实已经达到了,他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尽快撤离。但是,这意外俘获的喻文州。叶修犹豫了,对局过无数次,喻文州的战术智慧不下于他。他担心,会一不小心,掉入喻文州设的陷阱。

    但是,他最后还是决定,把喻文州带回去。


    他眼神示意士兵们把少年放了,少年得了自由,看了喻文州一眼,就跑的没了。而喻文州,被士兵们押在桌子上,五花大绑。

喻文州没有任何反抗,顺从地随着兵士们走了。

    叶修估计时间差不多,整理了一下战利品,在蓝雨的援军到达之前就撤离了。

战利品不多,最重量级的怕就是得了一个喻文州。

叶修所住的地方是战场要地,没有真正意味上的囚室,但是却有禁闭室。

所谓禁闭室,也就是一间除了床,一个窗户,门,就没有其他东西的空室。喻文州被五花大绑着丢到了囚禁室的床上,双手双脚都不得自由。叶修也没有命令其他人送饭给他,生生饿了他三天。

喻文州早就预料到叶修这个手段,为了保存能量,喻文州也一直待在床上没动。一句话也不说,就这样和叶修对峙了三天。

三天,喻文州在床上分毫没动的消息传到叶修那里,知道就算喻文州已经被掌握在他手里,但是这对峙仍然在继续,而且不清楚喻文州的动机,也不敢轻举妄动。

是时候去见见喻文州了……


【叶喻】日常NO.4(1)

原来的那篇是半成品,大纲差不多 ,这篇只是扩写了……_(:з」∠)_

 

半夜,一点,就在这万物都归为寂静的时候,叶修醒了。

叶修本以为是自己的睡眠习惯让自己在这半夜醒来,但是旁边床铺中传来细微的颤抖声引起了他的注意。叶修轻轻地揭开了被盖的一小部分,但是他看到,喻文州在颤抖。

喻文州发生这种事情不是一次两次了,他们在一起虽然不久但是喻文州的脾性他早就,摸了个一清二楚。

他曾经轻轻地敲着喻文州的头,让他不要把事情压制在心里。但是从现在的事情看来,喻文州又没听他的话,把事情闷在自己心里。

叶修无奈地笑了笑,爱人这种性格,让他无奈又心疼。可是有什么办法呢,那是喻文州啊!叶修轻轻扒开被子,把喻文州圈在自己怀里,此时喻文州已经蜷缩成一团了。叶修轻轻拍着喻文州的背,试图叫醒他。

噩梦中的喻文州永远是最浅眠的,当然很容易被叶修叫醒。醒来的喻文州只是往叶修怀里缩了缩,像个小孩子一样,贪恋着叶修怀里的温度。

叶修摸着喻文州的头,好像是在安慰喻文州。温柔地亲亲人的额头,然后把喻文州更紧地抱在怀里。

他不知道怎么开口问喻文州,喻文州如果想瞒他,他有一百种方法不让自己知道。

“叶修……”

怀里的喻文州抬头望着叶修,像个孩子讨要糖果一样呆萌地看着叶修。叶修抚上喻文州的后颈,在喻文州的脸上亲了亲。

“怎么了?”叶修的声音轻柔,低沉的声线极大地安慰了刚刚从噩梦中转醒的喻文州。

被子底下,喻文州的双腿绞上叶修的腿,却没了下文。只是用脸蹭了蹭叶修的胸口。

叶修知道喻文州虽然放软了,但是仍然不愿意把心里的话对他述说,轻轻摸上喻文州的脸,用指腹在喻文州的脸上摩擦。

“文州……”

“在我面前,你不用隐瞒什么,我是你承认了的人,不是么?”

叶修的话毫无攻击力,自然对喻文州,他不需要什么攻击力的言语,一个暗影陷阱就让战场上的索克萨尔无路可退。

“叶修…”

“冯主席把联盟交给我了。”

“我怕我做得没有他好。”

喻文州的眼圈红红的,脆弱的声线听得叶修差点以为这不是喻文州。他印象中的喻文州可没有这么脆弱,因为担心坐不好一个小小的联盟主席的位置而担忧。但是,事实就是如此,喻文州因为这件事而担忧了。

叶修回想了喻文州的种种,当初年少的他身担重任,不卑不亢,可是现在……叶修叹了口气,他是没有留在联盟,但是喻文州却成为了当时老是被他坑的联盟主席的位置。不要说联盟主席的工作有多么繁重,就是重视程度,怕是比荣耀有过之而无不及把吧。

当时的喻文州初生牛犊不怕虎,拼也就拼了,重担在手只有无限的希望,但是现在的喻文州怕是还加上了那一些没必要的担忧了吧。

想到这些,叶修有点心疼自己的恋人了。

“文州……”

叶修坐起来把靠着他的喻文州抱在怀里,头轻轻地靠在他的背上。

“你不会的。”

“凭你的能力,只有比老冯做得更好。”

“你别忘了,你还曾经是职业选手啊!”

叶修的提醒让喻文州记起了过往的岁月,那些曾经和叶修奋斗过的,那些曾经和蓝雨的小伙伴奋斗过的艰难岁月。曾经的他,可是壮志满酬地站在公众面前,告诉大家,蓝雨以后会做得更好,会有另一个辉煌依旧的夏天。

喻文州的眼神从模糊转到清澈,叶修知道,他的宝贝不再迷茫了。

喻文州转身,忽然就把叶修扑倒压在床头。这出乎叶修意料,心里忐忑的想喻文州想要干嘛,谁知喻文州主动亲了上来,与他交换了一个吻。

一个很长的吻。

一吻罢,叶修抱着喻文州钻进了被窝。让喻文州枕着他的胳膊,甜甜睡去。

他们的呼吸彼此相错,相互依偎,倒是有一番岁月静好的感觉。




偷偷地说一句,下一节叶喻就应该开始吵架了……

应该没人打我吧……我跑

突然想了一个梗…
荷叶叶神x小锦鲤喻文州

五个赞就写。

【叶喻】日常NO.2(R)

嗯……当时欠的车,要还。

毕竟还有利息不是?


然而车开不出来还翻车

【叶喻】日常NO.3


叶修和喻文州在一起之后,很多习惯都在慢慢地向着喻文州的习惯转变。喻文州不喜欢烟的味道,自然抽烟也不是好的习惯,两人婚后他就给戒了。还有泡面的习惯,喻文州不爱吃泡面,认为对身体不好,叶修也就慢慢地跟着喻文州学习下厨,最后做菜的技术比喻文州还好。

但是就是有一点,叶修喜欢熬夜,这个习惯真的一直都没有改掉。

熬夜又被戏称修仙,叶修喜欢熬夜这个习惯总还是得益于当时带兴欣,然而退役之后,仗着没人管,也就一直熬夜,有时候还会越熬越狠,有时候被圈子里的人戏称说叶修快成仙了。

当然,这个坏毛病,喻文州一直不喜欢。虽然说喻文州睡觉很死,叶修修仙也影响不了他,但是总归修仙对身体的伤害很大,叶修也是喻文州心尖上的人啊,没有人愿意看着自己所爱之人这样伤害自己,所以喻文州准备行动了。

某天早上,叶修顶着浓浓的黑眼圈和喻文州一起起床,沉重的眼皮衬着鸡窝似的头,喻文州不用问都知道叶修又熬夜熬狠了。他决定好好治治叶修这个坏毛病了。

喻文州心里盘算着,今天他公司一大堆事务也不好请假,叶修也有自己的工作,虽然心中腹议着叶修的不该,还是把人拽到洗漱间,将尚未清醒的某人,先是拿起旁边的毛巾擦脸,给他洗漱了之后,叶修清醒了几分,之后又用温水揉太阳穴和大椎穴,让叶修熬夜的疲惫缓缓,除去晨起的疲惫。然后把叶修抱到沙发上,让叶修自己慢慢调整醒来,自己进厨房做两人的早饭。

等喻文州把早饭做好,叶修也开始完全醒了。过来给喻文州解了做饭的围裙之后,两人就一起吃饭。

早饭一片和谐,之后就各奔到各自的工作单位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但是,叶修不知道的是,某心脏已经开始准备秋后算账他熬夜的事情了。

下午,喻文州下班的时间比其他时候都早,买了菜回家做饭,四菜一汤,也全是和叶修的口味相合的菜肴。

等着叶修下班,两人吃过饭后,喻文州收拾完了一切才把叶修牵到沙发上准备谈谈人生。

叶修似乎早就知道喻文州想要谈的问题了,先开始就承认自己的错误了。

“对不起,文州。我真不修仙了。”

“叶修,我也经历过熬夜的日子,我很理解你,但是现在我们不是职业选手了。现在你有你的工作,我也有一份工作。我真的希望你能改掉这个毛病。”

喻文州认真地说着,在叶修面前,他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他心忧叶修,就言辞之间也没有任何掩饰自己这一点。

“文州…我知道。你给我时间,好不好?”叶修也认真地承认自己的错误。他不是不知道这个问题,但是这个真的挺难改的,毕竟他的身体已经习惯这个作息时间。

“文州,我一定改正。”
“我希望你能帮助我。”

叶修抱上喻文州,把头埋在他肩膀里。

“叶修,我什么时候会不帮你啊。”喻文州也抱上叶修。曾经喻文州起床气特别严重的时候,叶修把喻文州从床上喊起来分析对手,喻文州也按捺下一肚子的火,给叶修认真分析。

“但是,你今晚可是有小惩罚哟~”

“你原来在这儿等着我呢。大心脏,说吧,什么惩罚。”

“叶神。”喻文州微笑地看着叶修,叶修顿时觉得后背发凉。

“叶神不如把这一周的家务全都包了再加上睡一周书房吧!”

书房里有一张单人床,喻文州有时候处理文件到深夜,回房睡觉怕影响叶修,就在书房凑合凑合。

“我已经给叶神准备好了床垫和被子,不会冻着的。”

“别啊……文州。”
叶修一听这条件肯定不能答应啊,做一周家务可以,但是没了一周的鱼抱枕,那会相当难受的!

“没得商量哦~”

“文州,别啊,QAQ”

所以,好孩子不要修仙。 @千回梦域无痕语

【叶喻】日常NO.2(下)


叶修拿着筷子把喻文州喜欢的菜夹在他碗里,兀自在旁边欣赏着喻文州细细吃饭的样子。他早就吃过了晚饭,但是喻文州今天晚回来,这一桌子菜全是给那人做的。

慢慢欣赏喻文州吃完饭后,叶修就把喻文州赶到沙发上去休息了,自己收拾残羹剩饭和锅碗瓢盆。

等到叶修收拾好一切出来,喻文州在沙发上休息有一会儿了。看到叶修过来,喻文州给叶修让个位置,本想着叶修打理家里的事情辛苦了给他捏捏肩,谁知叶修过来,就强硬地把自己摁在沙发上躺下。

然后慢慢揉着喻文州的身上,缓解喻文州满身的疲惫。
这是叶修经常做的事情,亦或者这是喻文州才能享受到的特权。曾经苏沐橙吐槽过叶修,认识过那么多年,才知道叶修竟然也是会按摩的。苏沐橙不知道的是,其实叶修不但会按摩,而且按摩技术还不错。

周身被叶修不轻不重的力道揉弄着,喻文州被叶修揉得各种舒服,发出满足的呻吟。按摩得差不多,叶修才把喻文州从沙发上捞起来,圈在自己怀里。这时候喻文州已经被他揉得全身没了力气。

喻文州无力地趴在叶修身上,他被叶修完全揉软了,现在全身舒服得完全使不上力气,叶修让他坐在自己腿上,把喻文州环在自己的怀里,等待着那人慢慢恢复力气。

没有力气的喻文州枕在叶修的肩膀上,静静地看着叶修的侧颜,手慢慢地爬上叶修的另一个肩头,圈着人的脖子,轻轻地在人的侧脸上轻轻啄了一小口。

“文州…你都会学会偷袭了啊?”叶修被喻文州突然袭击,有些诧异,然后立刻反应过来,抱着喻文州就是一个回吻。喻文州被叶修禁锢在沙发上,叶修热切地和他舌吻,舌头如战场上的君莫笑,咬紧索克萨尔就不放过。叶修的舌头在喻文州的口腔里进进出出,喻文州的嘴唇被叶修舔得十分水润。叶修的手紧紧扣着喻文州的手,他们俩十指相扣。

“叶神难道还怕偷袭么?”喻文州轻轻笑道,他的力气已经恢复了大半。手从后背紧紧抱住叶修,不让人坐起,叶修见没办法坐起,也就放下力道,就着趴在喻文州身上。

喻文州身上的西服早就被他脱下,内里的衬衫很薄,叶修趴在喻文州的胸膛上,体会着那人心腔里传来的心音,感受着那人的从皮肤传来的滚烫的体温。

室内一阵奇妙的安静。

忽然,室内的钟传来一声钟声。九点了。

喻文州拍拍身上的叶修,示意人该起来了。叶修也没再闹他,就起来了,顺路把喻文州捞起来。

十点是喻文州雷打不动的休息时间,就是叶修也不敢闹喻文州熬夜。现在九点,按照喻文州的习惯,会先去洗漱准备睡觉。

“今天我准备洗澡,你来么?”

“来来来!”

喻文州都这样问了,叶修当然很乐意了。其实平时喻文州都不准进他浴室了,今天不知道怎么的,竟然准许叶修和他一起洗澡。

喻文州先叶修一步进入浴室,调试温度。等到叶修进浴室的时候,迎面而来的水流正好是他最适合的温度,喻文州对这个温度比他自己都熟悉。

“文州。”

叶修挤入了那个狭小的空间。虽然说是狭小空间,那只是对于整个淋浴间而言。容纳两个成年人还是没有问题的。

“这温度还适合吗?”喻文州手对着倾泻而下的水流,问着叶修,脸上那温和的笑容,笑得叶修有一阵心痒。
淋着水,叶修捧住喻文州的脸颊,像舔舐点心的甜心一样,舔舐喻文州的双唇。

“叶修…”

叶修心中所想喻文州岂能不知道,喻文州伸手搂着叶修,“去床上吧。”

拉灯。
车先欠着    [理直气壮.jpg]

【叶喻】日常NO.2(上)

周三。

喻文州日常加班,晚上七点,喻文州才往家里赶,心道这次可又得让叶修久等。喻文州急忙叫了辆车,就回了家。

叶修坐在沙发上,神情漠然地看着手机,这是他打给喻文州的第23个电话,可是喻文州都没有接,现在已经七点半了,喻文州还没有回家。虽然平时喻文州也会晚  回来,但是这次,不知怎么的,就是非常担心。

忽然,门传来开锁的声音,是喻文州回来了。叶修心里一阵激动,毕竟自己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站起来,
走到了门口的玄关,正好迎住了刚刚关完门的喻文州。

喻文州看到了杵在门口的叶修,想是叶修十分担心自己。把公文包放在鞋柜上,微微弯下身,顺着叶修的腰腹处向上抱住了叶修。

“对不起,久等了。”

叶修的手攀上了喻文州的肩头,抱住了喻文州。玄关的灯光昏暗,叶修看不真切,但是喻文州那温和的笑容,他不用看到都知道。

“你忙嘛。”叶修虽然也想过惩罚喻文州,他打这么多电话都不接,短信也不回,但是对上喻文州那温柔的声线,就下不了手。而且,这个人整天在外面到处跑,十分劳累,叶修心里实在是不忍心。“文州大大怕是记不得家里还有个叶修了。”

“今天是我的错,叶修。”喻文州听着叶修的回答就知道叶修心里想了什么,再怎么说是自己不好,手机放在公文包里,会议前开了静音就忘了往回调,导致到家才看到那23个未接电话。

喻文州想,那时候叶修一定心急如焚了,虽然自己不至于让他那么担心,但是今天叶修明显的委屈的回答倒是让喻文州有点无措了,伸手揽了叶修在怀里,言语尽量柔软地安慰道:“下次不会了。今天是我的失误。”喻文州轻轻吻了叶修的耳垂,“今天我什么都听你的好不好。”

“你说的!”叶修在喻文州怀里蹭了蹭,贪恋着喻文州怀里的温度。随后,双手揽上喻文州被西服完美包裹的腰,在手里随意摸着。

喻文州对叶修这手好像早就预料,腰腹还故意向叶修靠了靠,以便那人的玩耍。

“我说的。”

喻文州回答,露出一副宠溺的笑容。他知道,就算自己答应,叶修心里也会有分寸的。

叶修顺着腰腹向上,双手攀至喻文州的后脊骨。然后一只手穿过喻文州的腿弯,把喻文州给抱了起来。

喻文州被这突然的动作一惊,赶紧勾住叶修的脖颈以求平衡,双眼疑惑地看着叶修,另一边却不得不贴近叶修的肩膀来稳定自己。

叶修把喻文州放在餐桌的椅子上,上面都是他热过好几道的菜。喻文州看向那简单的菜,个个都还冒着热气,一定是叶修一直在热这些菜。喻文州忽然觉得心里暖暖的。

喻文州刚要抬头看叶修的时候,叶修的一个吻就下来了,叶修双手插在椅背的两侧,弯下腰给了喻文州一个深吻。

牵出的银丝还没有断,叶修就递过来一碗热气腾腾的饭。

“这么晚才回来,没吃饭呢吧?”叶修坐在喻文州旁边,给喻文州夹着他喜欢吃的菜。

【叶喻】日常NO.1


早上,随着一声清脆的闹钟,房中慵懒的卷着被子的人才缓缓地伸出手来把闹钟关掉。此时,叶修才从房外走进来把睡着的喻文州从床上抱起来。喻文州还是困意未尽的模样,软趴趴地靠在叶修身上,叶修一边揉着喻文州,一边言语温和地让喻文州起床。

早饭他早就弄好了,但是看着喻文州睡得那么香,平时又那么辛苦,就不忍心把喻文州叫起来。但是现在喻文州定的闹钟都响了,叶修就必须把喻文州从床上捞起来了。

可是喻文州现在这个软软靠在他身上的样子根本就没有了平时勤于工作的精干样,倒是像刚被吵起床的小猫。叶修慨叹,喻文州平时和周末简直差别太大了。

但是有什么办法呢,这个男人就是他命定一生的人。变得怎么样,都是他的心上宝贝。

然而喻文州现在没有一分想转醒的预兆,叶修无奈,只好一手捞着喻文州,一手给他脱掉睡衣。喻文州的睡衣向来宽松,叶修脱得也容易,脱掉那人的睡衣,身上那些自己印下的痕迹,颜色深浅不一,叶修吞了一口口水,心道以后要对喻文州轻点,虽然这些痕迹对喻文州来说没什么,但是他心里还是没由来心疼。

叶修拿来了喻文州的衣物就给人穿,喻文州不是完全没有清醒,但现在就是像个孩子一样,在叶修给他穿衣服的时候捣蛋,给叶修增加了不少的难度。

两个人磨磨蹭蹭的,叶修竟给喻文州穿了半个小时的衣服。穿完衣服,叶修又扶着喻文州去洗漱,那人已经半醒,一边靠着叶修站着。叶修从旁边架子上拿来喻文州的洗脸的毛巾,接了水给人洗了把脸。

洗了脸后,喻文州终于醒了,平时敏锐的头脑过了一道刚才的剧情,才不好意思地对着叶修笑了笑,接过叶修手里的毛巾继续洗脸,叶修看人醒了,才准备走出去,让喻文州自己继续下面的事情。

“早饭我准备好了,我去给你热热。”

喻文州洗好了之后就出来后,叶修正在把早饭放在桌子上,喻文州从后面抱着那个正围着围裙在餐桌上忙碌的人。

“辛苦你了。”

叶修把东西放在餐桌上,回身抱了喻文州,轻轻在人的嘴角啄了两小口。“哪有你辛苦。”然后圈着人的腰,就把喻文州放在椅子上深吻,两人分开的时候还牵拉出一条银线。

叶修给喻文州乘了一碗粥,把喻文州最爱吃的菜摆在他的面前。喻文州也笑脸盈盈地给叶修夹着他最喜欢吃的东西。

此时已经快九点了,但是他们的早餐才刚在吃……

百fo点文

唔,大早起来就发现百粉了……
本来以为是只小透明,既然大家都这么喜欢我的文,就开点文吧。
既然是百粉,开不开车都随便啦…
开车拒绝囚禁梗,SM
不开车的文……题材古风现代都可,什么星际啊未来梗就…不太熟悉了,不会写😭
点文五篇,亲们随意提供梗吧~
cp 叶喻